理財小故事:年過30,你存下錢了嗎?

2021-02-20 15:17 來源:互聯網

新年伊始,你給自己定了新的“搞錢目標”嗎?

春節回家,不少人都會被例行公事地詢問,在大城市賺了多少錢?什么時候買房?什么時候結婚?有沒有買基金?打算換工作嗎?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只能和錢掛鉤,但除了“搞錢”,生活里面總應該還沉淀些更什么吧?

實際情況是,雖然人均收入提高了,年輕人卻越來越不愛存錢了。

而有關統計顯示,90后里仍然有30%是月光一族,人均負債12萬+,負債額是月收入的18.5倍。此外,人民日報也有數據指出,“中國35歲以下的年輕一代,有56%的人未開始儲蓄,開始儲蓄的44%的人中,每月平均儲蓄僅1389元。”

我們向往更好的生活,主張活在當下,當收入無法滿足時,許多人會選擇信用卡和借貸等方式輾轉倒騰,最終導致收入遠遠無法承擔債務。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了年輕人們的“小金庫”,他們之中:

有的人加入了夢想的出版行業,但最終卻是靠賣耽美小說4年攢下70萬元;

有的人為了獲得更高的收入,辭去20萬年薪的工作去創業,結果虧得連結婚都不敢和女朋友提;

還有的人本有著相對寬松優渥的生活,但卻陷入了消費主義的騙局,過早得給自己背上了無法承擔的債務。

歡迎你在文末也和我們一起分享關于你的理財小故事,年過30,你存下錢了嗎?

以下是他們的真實故事:

文 | 程沙柳、李不追、小北

編輯 | 老張

靠賣耽美小說4年存下70萬

“出版業真是太寒酸了,全靠愛發電”

阿翡 94年 北京 

工作4年-存款70萬-零負債

我在一家民營出版公司做了四年圖書編輯。

出版業是個聽起來就很窮酸的行業,實際上也賺不到什么錢,大多數從業人員都是因為熱愛才堅持下來。

我選擇做圖書編輯純粹是因為喜歡看小說,希望在出版公司可以接觸到自己喜歡的作者并給他們出書。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我自己愛看言情、耽美的小說,但部門領導鐘愛的則是懸疑、商戰、歷史等非常男性化的小說。剛入職時分給我的都是這些特別“直男”的選題。

剛開始,我每個月的工資只有6500元,工作上做得又不是自己喜歡的小說類型,肉體和精神雙雙被打擊。

后來終于有機會自己提報選題的時候,我迫不及待地報自己喜歡的作品。

沒想到領導們根本不懂什么是“耽美”,我講的內容讓大家嘲笑。

那段時間很艱難,有幾次散會后我就躲起來偷偷哭。幸好公司里有些年輕女孩有跟我一樣的愛好,會后都給我發信息支持我。

要不是真的熱愛,那時候真想辭職不干了。

后來我改變戰略,不給他們講這個內容多好看,而是給他們講數據,講那些作品在網絡上有多少人付費閱讀、打賞,給他們看耽美作品“個人志”在某寶上的銷售數據。

靠這種方法,我終于簽約了第一個耽美作品。

整個過程遇到很多困難,如耽美作品在出版社不容易過審。我們輾轉在全國各地的出版社報選題,最后跟甘肅的一個地方小出版社合作才拿到書號。

起初這本書在公司的評級是B級,預計銷量是8千到1萬冊,結果銷售了5萬冊,達到了A級的表現。

從那以后公司開始重視這類型的選題儲備,我也得以跟許多喜歡的作者簽約。

后來趕上一批耽美作品影視化,有幾部劇的熱播帶動了原著的熱銷。于是本來比較小眾的耽美作品開始出圈,這類題材開始暢銷。

現在我報的選題在會上基本都能通過。

我做得書幾乎都很暢銷,賣得最好的累計發行有30多萬冊,月薪也從6500漲到12000。而我也升職為主編,獨立負責言情、耽美類小說這條產品線。

另外,我們公司每個人每年會有一定數量的碼洋任務(所謂“碼洋”就是圖書定價乘以銷量,在業內用來表述產出量的一個詞)。

在完成了自己的碼洋任務后,超出的部分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提成獎勵。這幾年我的碼洋任務完成的很好,拿到了不少提成,有了70萬左右的存款。

我覺得自己主要還是運氣好,遇到了這些可愛的作者和愿意為之付費的熱情讀者。希望這些好的作品能夠真正火出圈,被更多人看到。

人到三十,存款10萬塊

“現在特別后悔當時放棄了20萬年薪的工作去創業”

向天翔 男 27歲 西安

工作4年-存款5萬-零負債

2009年我上高一,父母離婚,我跟著70歲的外婆一起生活。

外婆沒有別的收入,為了減少家庭壓力,我從高二開始就利用周末和各種節假日打工掙錢。

幫小飯店送外賣、幫小賣部給顧客送啤酒香煙、去燒烤攤幫忙……平均下來,每個月要工作一周左右,每天工作10小時,也就能賺80塊錢。

但我花錢比較省,就這樣,到了高中畢業時,我已經有1000多元存款——那是我第一次擁有這么大一筆錢。

上大學不久,我在一家出版公司找了份兼職,一來為了償還高中時外婆為我支付的學費和生活費,同時還要攢錢還助學貸款。

我對出版比較感興趣,也有寫作經歷,于是很快開始編稿做文案和策劃選題,兼職工資也從每月800元漲到1200元。

再加上我偶爾還會給雜志寫稿,加上稿費,一個月能有2000左右的收入。

大四實習時,我已經在出版公司拿到了正式員工的待遇,月薪4000元左右。2016年底,我還清了外婆的錢;一年后把助學貸款也還完了。

無債一身輕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再后來,我干過網絡文學的編輯,7000元月薪,干了一年,攢了4萬多元。

轉折出現在2019年。當時我入職了一家媒體公司,獨立帶一個新項目,月薪兩萬。

一年收入20多萬,只要兩年就能攢夠首付了——按理說我應該好好干下去。

但年輕的心太好動,總想著做點什么來證明自己。

不久后有兩個朋友邀請我一起創業,我沒有經受住誘惑,辭職去西安創業了。

我們四個人合伙,自己投錢創業做小視頻。租辦公室、招人、買設備、滿世界跑拍攝各種短視頻……

我當時有20萬存款,半年里斷斷續續投入了10萬,一直到年底,公司還是入不敷出。

哪知道今年疫情爆發,幸虧公司開發了另一個文娛項目,雖然營收并未達到預期,但也沒有再繼續虧損。

整個2020年,我銀行存款沒有任何增加。

心里不慌是不可能的,加上和女朋友已經進入談婚論嫁的階段,我的壓力越來越大。不過我并不喪氣,我還年輕,離而立之年還有幾年時間。

我也沒有荒廢過時日,一直在努力工作和生活。我相信未來在自己手上。

賺越多花越多,貸款還得更多

“畢業四年,別人結婚生子,我以貸養貸”

木子 26歲

工作4年-存款2萬-負債20萬

我工作4年,負債20萬,但我覺得自己很節省。

衣服通常單件不超300元,冬天大衣不超1500,而且一般一年只買一件;不買大牌包,最貴的包3000多,用了三四年了;吃飯是周圍人的平均水平,有時自己做飯;住宿上花費稍微多些,因為之前吃過不良平臺的虧。

看起來沒有花太多錢,可我怎么會欠債20w的?全因為我碰了網貸。

畢業第一年,我在中西部一個省會城市工作,工資3000,有時加上獎金有4000,秒殺我留在二線城市的同屆同學。

那時我覺得自己掙錢了,開始追求大牌——SK2和Lamer就是那時候開始買的。

我還深信“少用等于沒用”的消費主義話術。一瓶乳液我不到一個月就能喲個玩,還熱衷于持續囤貨。

工作第一年結束時,我欠了花唄5000元、借唄2000元、信用卡3000元,存款為零。

第二年,我聽取了朋友的建議,決定到一線城市發展。機票錢、住宿錢等花銷讓我再次打開了借唄,這次一下借了8000。

但到了大城市后,我才發現一開始我的收入也不高,不過6000元左右。而大城市的日常支出比二線城市高很多,所以每個月依然入不敷出。

由奢入儉難,到了大城市我依然保留小城市的生活習慣,買昂貴的化妝品,漸漸的我在信用卡上的負債就滾到4萬多。

這時我覺得必須改變我的消費習慣了,于是開始了前面提到的那種“省錢”方式——買便宜的衣服,自己做飯。

然而事與愿違,這些看似“節儉”的生活方式應用到我身上反而得不償失。

比如買衣服,一些買到后發現上身效果非常糟。我覺得退貨麻煩,就干脆把不合身的扔掉。雖然買得便宜,但其實非常浪費。另一方面,我動不動就跳槽的毛病依然沒改,持續地不穩定也讓我很難拿到年終獎。

這樣過了兩年,我沒有一次全款還過信用卡。

等我想起來算算所有欠債的時候,發現本金加上利息,欠款總額已超過12萬:花唄4萬多、借唄2萬多、一張信用卡4萬多、另外一張信用卡2萬多。

如今我工資到手后,大部分都用來還各種月貸,而且做不到全額還款。有時候還款之后手邊沒錢,又會陷入去借錢-借貸增加-利息增加的惡性循環。

如今想想真覺得可悲。剛畢業時,我有很多想做的事,但四年下來一件也沒做成。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