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歲自立門戶,5年比肩巴菲特,她是正被全世界追捧的新股神

2021-02-22 10:29 來源:互聯網

2021年第一周,特斯拉創始人兼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以近 2000億美元身價成為新晉全球首富。首富換位的同時,背后的資本推手也在華爾街風光無限,這是另一個暴打華爾街空頭的故事。

01 鋒芒畢露

與特斯拉一起狂歡的,除了馬斯克和股民,還有一位美國基金投資經理。

過去一年,特斯拉股價上漲了8倍,市值也從不到1000億美元沖至8000多億美元,成為全球歷史上市值最高的汽車企業,且遠超排在第二位的傳統汽車大廠豐田。如果把時間拉長至10年,特斯拉從上市至今股價翻了60倍,超過蘋果、亞馬遜等任何一家科技大公司的漲幅。

業內普遍認為,特斯拉暴漲的原因除了電動汽車產業前景越來越被看好外,還與空頭助攻有關。特斯拉是全球被做空最多的股票,當股價持續上漲,空頭機構做空失敗時會不斷高價買入平倉,這一操作反而推動股價繼續大漲。

如此幾輪押注后,看空者損失慘重,堅定看多者則收獲頗豐。

據美國金融數據機構S3 Partners的數據,去年1-12月,做空機構因做空特斯拉共計損失了350億美元。而基金投資經理凱瑟琳·伍德(Catherine Wood)因重倉特斯拉,封神為“女版巴菲特”。她創辦的諾亞方舟投資公司(ARK)旗下最大一支基金ARKK,去年暴漲170%,該基金還超過摩根大通旗下基金,成為美國規模最大的主動管理型ETF(交易型開放指數基金)。

凱瑟琳是特斯拉的長期看好者,四年前特斯拉股價還不到50美元時,她就大幅建倉,此后在跌宕起伏的行情中,她從來沒有搖擺過。

2018年特斯拉曾面臨破產危機,公司賬面虧損翻倍,現金流最多只能支撐10 周,每周量產5000輛Model 3的目標一拖再拖,市場對其燒錢也換不來增長的質疑甚囂塵上。馬斯克幾度情緒失控,在采訪中抽大麻,在財報電話會議中懟分析師,為了逃避壓力,他甚至想把公司私有化。

此時,凱瑟琳通過各種渠道發聲力挺馬斯克,并堅決反對退市。

她給馬斯克寫公開信,用激烈又誠懇的措辭表示,特斯拉極具增長潛力,市值會在5年內達到4000億美元,讓他別被短視的資本困擾,并稱特斯拉遲早會給這些人一個教訓。

她還在接受多個媒體采訪時,將其與蘋果公司做對比,說特斯拉在研制出AI 芯片后,會提升利潤率,緩解成本壓力,并夸贊特斯拉在電池效能和軟件系統方面的行業領先優勢。

這樣赤誠又堅定的支持,最終影響了馬斯克的決定,放棄退市。

特斯拉之后的發展不僅超出凱瑟琳的預期,還助力她和她的公司走上了巔峰。

除ARKK外,諾亞方舟還有兩只基金因持倉特斯拉收益翻倍。在2020年優秀業績的拉動下,諾亞方舟過去5年基金凈值年化增長率達41.59%,不僅超過標普指數不到14%的表現,也是巴菲特過往平均水平的兩倍。

一周前(2月14日),諾亞方舟基金總規模突破500億美元(約3233億人民幣),較上一年翻了近 20 倍。

命中特斯拉讓凱瑟琳一戰成名,但這不是偶然事件。凱瑟琳有自己一套完整的投資邏輯和公司運營方式,在她的投資組合中,都是類似特斯拉這樣的成長股,她將這些公司定義為“行業破壞者”。具有顛覆式創新和改變世界的能力,也是她衡量一家公司值不值得入手的核心標準。

02 狂賭顛覆式創新

“行業破壞者”或“顛覆式創新”并不是新詞,在全球宏觀經濟策略和股票市場研究中出現得很早,但極少有人像凱瑟琳這樣只押注這類公司。

“人們害怕創新,害怕波動。”凱瑟琳說,20世紀90年代末(互聯網剛興起時)人們喜歡這樣,現在大家都覺得波動只會在市場下行時發生,但事實并非如此,市場上行時也會發生波動。

在凱瑟琳看來,現在正處于顛覆性創新的時代,這意味著收益率曲線持平或倒掛是常態,但創新成本會隨著時間增長而降低。

諾亞方舟總結出五個已經存在“行業破壞者”的領域,即能源存儲、DNA測序、機器人技術、深度學習和區塊鏈。他們認為,這些都是當下的關鍵創新領域,這些領域中也都存在著容易被低估的股票。

行業方向確定后,凱瑟琳會和同事在不參考任何指數和行情的情況下,去研究和評估存在的細分市場機會,一旦鎖定目標股票,他們會對這些股票進行一系列完整地預測評估,包括撰寫投資簡報、投資報告、預期回報率、關鍵財務指標、公司組織管理文化和進入壁壘等,公司內部有一套由這些指標組成的打分體系。

除特斯拉外,諾亞方舟通過這套體系選出來的公司,還有北美最大在線流媒體平臺ROKU、半導體公司NVIDIA、3D打印公司Stratasys、生物科技公司 Illumina等,近期還建倉了騰訊、百度、虎牙等中概股。他們還是比特幣的早期持有者,當比特幣價格只有250美元時,就以成立投資信托的方式買入。

2020年疫情發生后,各行各業都受到打擊,而這些創新型公司正在幫助解決或改善行業問題與困境,因此受到市場追捧,股票大漲。

在不停尋找和押注顛覆者的同時,凱瑟琳自己也成為了行業顛覆者。

大多數投資人或基金經理都不愿公開分享自己的選股策略,調倉往往也是滯后公布的。凱瑟琳反其道而行之,她認為公司越透明越好,不但向大眾免費開放公司的研究成果,還實時發布調倉情況,要把諾亞方舟做成第一家資產管理領域的“共享經濟”公司。

凱瑟琳和其團隊成員不僅頻繁出現在CNBC和彭博社的視頻報道平臺上,還個個都是自媒體大師。他們活躍在Twitter、Facebook和Medium等社交媒體平臺上,通過分享對市場的看法和研究報告,為公司和個人積攢人氣,吸引更多理財投資者購買他們的基金產品。

凱瑟琳在Twitter上有近340萬粉絲,諾亞方舟官號也有235萬粉絲。凱瑟琳對外表示,諾亞方舟現在的成功與他們運營社交媒體有關。

此外,凱瑟琳每個月都會開一場長達1小時的網絡公開研討會,任何人都可以旁聽、提問和參與討論。

這種運營風格在業內引發震動。投資咨詢公司總裁內特·格拉奇(Nate Geraci)表示,諾亞方舟的成功對業內同類型基金傳統操作方式是一種打擊,凱瑟琳證明了投資機構通過公開透明的運營方式也能做出出色的業績。

凱瑟琳只招具有行業背景人士的習慣,也與大部分投資公司不同。在她看來,教一個資深行業人士金融知識和建模,比教一個MBA容易得多。

現在她是華爾街的風云人物,人人都在討論她是如何成功的,嘗試拆解她的投資邏輯,甚至等著看她落敗的那一天,但事實上,金字塔不是一天建成的。

03 40年長跑

在創辦諾亞方舟前,凱瑟琳雖籍籍無名,但她一直保持著專注和努力,在投資行業摸爬滾打了40年,在不斷前進中找到了自己要為之奮斗一生的職業方向和問題思考體系。

1976年,凱瑟琳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南加大金融系。大學期間,她曾師承于美國知名經濟學家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并在世界上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投資管理公司資本集團(Capital Group)實習了三年。

1981年大學畢業后,凱瑟琳進入美國最大金融機構之一的保德信資產管理公司(Jennison Associates)的投資部成為了一名經濟學分析師。剛入職不久,憑借以往的學習和實習經歷,她察覺到美聯儲將利率從15%提至22%會引發債務危機,提醒公司應該注意通脹和利率已達歷史峰值,卻遭到上級領導的白眼。

但事實證明,她是對的。

1982年,以墨西哥政府宣布無力償還到期的外債本息為開端,拉美地區國家陷入債務危機。兩年后,美國通過提供優惠貸款、債務轉換、債務資本化等措施,讓危機得以緩解,但拉美國家仍然因財政拮據引發失業率升高和人均收入急劇下降,深化社會矛盾的同時,導致國內經濟發展停滯了十年。

這一經歷,讓她開始相信自己的判斷,尤其是出現反大眾共識的想法時。

之后,凱瑟琳晉升為該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并同時擔任投資經理。老板告訴她,公司的投資經理都是終身只專注一個領域,大家都有自己的市場盤子,也從不互相越界,讓凱瑟琳也要找到自己的小宇宙。

在這份長達18年的職業經歷中,最初她像一只尋找殘渣剩飯的流浪狗一樣,去撿別人看不上的股票。后來她慢慢摸索出了規律,很多人不看好、一些看起來格格不入的東西,如果仔細研究下,就會從中發現寶貝。

離開保德信,凱瑟琳在一家小型資產管理公司做了三年合伙人,之后她入職聯博資產管理公司(AllianceBernstein)擔任投資總監,一干又是十多年。這兩份工作讓她確定了以研究和操作主題股票型基金為主的工作方向。

2014年,凱瑟琳開始有了創業的想法,但周圍的人并不支持她。

過去二十多年,美國基金市場中規模、增速最快的基金類型,是以特定指數成分股作為投資對象的被動型基金,靠基金經理自身判斷選股的主動型基金越來越不被投資者看好。

當凱瑟琳說要創辦一家以主動型基金為主的公司時,身邊大多數朋友認為她一定是瘋了,甚至有一位密友說這是個狂妄自大的想法。

她一度因這些看法產生困惑,但并沒有因此退縮,反而更堅定,要做出成績證明這些人都錯了。她認為以老公司匯編的標普指數屬于“向后看”的邏輯,忽視了正在興起的新興技術。

諾亞方舟成立后的前三年發展得并不順利,一直靠凱瑟琳自己的積蓄維持運轉,砸進去500多萬美元后,公司才實現收支平衡,F在,諾亞方舟是全球發展最快、業績最好的投資機構之一。

創辦諾亞方舟時,凱瑟琳已經58歲了,遠高于美國創業者平均42歲的年齡,F在她64歲了,依然對未來樂觀,且干勁不減,她堅信公司未來5年收益率會至少翻一倍。

相比之下,當今社會“中年危機”情緒蔓延,許多人在30歲、35歲時就陷入困境,凱瑟琳或許可以是一個學習樣本。

凱瑟琳也是當代創業女性中的標桿式人物。

如何平衡家庭和事業一直女性婚后要面對的難題,凱瑟琳做到了完美兼顧,她在不同人生階段實現了她認為該完成的事,并做得很優秀。

凱瑟琳的一位導師在她四十幾歲時就勸她創業,但她當時想著要照顧家庭,直到最小的孩子年滿15歲不再需要依賴她,她開始重新考慮把重心放在事業上,想要孕育一個屬于自己的新“孩子”,而不是繼續打工。

全球創業研究機構(GEM)的資料顯示,各個年齡段創辦一家新公司的男性比例都高于女性。投行又是一個男性主導的行業,華爾街超過80%的從業者為男性,在這樣一個行業里獲得成功并不容易。

凱瑟琳深知這種不易,成功后嘗試幫助更多女性進入創新行業。她在洛杉磯的一所中學開了個培訓中心,以教育和鼓勵年輕女性,并計劃在美國更多地方推廣這一計劃。

04 是不是下一個巴菲特

凱瑟琳的成長與巴菲特有相似之處。巴菲特的封神之路,也是從投資了一家被低估的公司開始的。

1987年,美國股災發生后,恐慌中的投資者在不考慮市場基本面的情況下大面積拋售股票,可口可樂是被拋售最多的公司之一,股價大跌,巴菲特看到了機會,開始瘋狂買入,跌得越多他就買得越多。

大膽買入的原因很簡單,巴菲特研究了可口可樂的財報發現,這家賣糖水的公司,毛利率高達80%,這意味著只要能賣出越來越多的可樂,公司就會持續賺錢,而這家公司的銷量也始終是連年增加的,所以具有長期投資價值。巴菲特自己也是可口可樂的重度消費者,每天都要喝5罐。

1990年,市場恢復,可口可樂股價一路上揚。到20世紀90年代末,巴菲特押注在可口可樂上的股票收益率飆升至近10倍,也因此成為了全球投資者眼中的股神,他的價值投資理念也成為了備受全球投資者推崇的圣 經。

凱瑟琳也將諾亞方舟比作是“深層價值管理者”,她認為雖然他們押注的股票是大多數人不看好的,但如果把時間拉長至5年,就會發現他們是在進行深層價值管理。

巴菲特的投資風格是保守謹慎的,雖然從不投資科技股的巴菲特近幾年也開始改變,但投資邏輯始終沒變。他認為,每次科技浪潮都會出現許多新公司,但拼個十年,最后可能只剩下三家,所以他傾向于競爭格局穩定后,找機會三選一,而不會一開始就去冒險。

凱瑟琳則顯得較為激進,更傾向于在行業還處在變化時就押注。

后疫情時代,舊有生活方式被打破,各行業舊有產業模式受到沖擊,這一切發生時,創新成為了全人類社會轉型發展的加速器。凱瑟琳無疑是提前押對這一趨勢的人,在變革中押注變革,比過去更主動擁抱變革,一定程度上是在提前參與和投資未來。

現在全世界投資人都更關注凱瑟琳的投資邏輯和對未來的判斷。在時代背景下,凱瑟琳今年關于科技發展趨勢的預測中,又新增了數據處理中心再發明、航空航天、虛擬世界、細胞免疫療法四個新領域,這些都是在未來有成倍增長潛力的市場。

不過,如何能保持收益率,才是神話能否維持的關鍵。巴菲特過去60年一直保持著年均20%的收益率,比標普指數高出一倍,歷史上鮮有基金經理能維持這樣的收益率。

一份研究了1995-2012年間晨星(Morning Star)所有年度基金經理的學術報告顯示,這些基金經理上榜后,會有大量的投資者開始跟隨他們,大量資金涌入后他們的表現卻變差了。另據標普道瓊斯指數公司研究,2015年業績排名靠前的美國股票型基金中,在之后的四年中只有0.18%維持了業績。

在美國基金史上,也不乏一炮而紅后損失慘重的投資經理;鸸綣anus在1998-2000年間,因為押注了當時的前沿科技公司思科和美國在線(AOL),從第二十大共同基金公司晉升至第五大共同基金公司,后隨著科技泡沫破滅,他的基金至少虧損了2/3。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凱瑟琳也不完全是個瘋狂的賭徒,會根據市場行情進行調倉。

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她正在加速減持特斯拉,她也曾在比特幣升值至2萬美元時選擇減持,因此躲過了之后的下跌。她說自己以往能避開危機,是“運氣多過實力”。

在今天,巴菲特不僅是當代資本市場的神話,還是一種定義。

每當有市場玩家獲得超出大眾預期的收益時,這個人就會被認為是“下一個巴菲特”。幾十年過去,巴菲特們換了好幾輪,凱瑟琳無疑是最新的一個版本。

資本的盛宴是流動的,很少有人能一直坐在餐桌上,但凱瑟琳也已經創造了歷史,諾亞方舟突破天際的增長不僅在創造紀錄,也在顛覆美國基金行業。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