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最火爆的創業項目,月入3萬很輕松!

2021-02-23 16:28 來源:互聯網

  說到“自習室”,你會想起什么?

  是學生時代宅在家里昏天暗地的看書?是為了搶教室或圖書館的座位而快步小跑?還是《請回答1988》里付費自習室的一人一格一盞燈?

  2020年受疫情的影響,很多線下實體行業都收到了一定的沖擊,然而卻有一個行業在疫情期間如黑馬一般迅速崛起,那就是當下年輕人熱議的付費自習室。

  付費自習室火到什么程度?

  北京、上海、廣州、西安、成都、南京、合肥等國內多個城市已經出現大批付費自習室,其模式類似,費用從每小時五六元到四十元不等。部分熱門付費自習室甚至出現一座難求的現象。

  付費自習室的走紅,儼然已成為一個熱門創業項目。

  今天,小雪就給大家扒一扒付費自習室這門生意到底為何這般火。

 

  什么是付費自習室?

  付費自習室,顧名思義,與很多免費學習的公共場合不一樣,它需要用戶付費買卡才能在里面學習、看書、做作業。

  此商業模式源于日韓,后由中國臺灣傳至大陸。

  雖說相比日韓等國,中國的付費自習室出現時間較晚,但許多人對它并不陌生。在大眾點評、美團、小紅書等APP上,不難看到自習室的身影。

  這類付費自習室的特點是每個座都配備有儲物柜、插線孔和臺燈等設備,同時提供免費WiFi、熱水、咖啡等服務。而中國付費自習室本質上是一種“環境付費”,屬于共享經濟的新領域。

  聽上去是不是耳熟能詳?這不就是“共享辦公”、“聯合辦公”的翻版嗎?

  本以為只不過是小打小鬧的自習室,不料自去年以來,付費自習室突然在各大城市遍地開花。

  光是在深圳就已經開出了近20家線下店,加上媒體的曝光更是讓付費自習室疊加了商業投資利好的色彩。

圖片

  數據顯示,中國研究生報考人數逐年攀升,2020年共有341萬人報考研究生,還有更多參加公務員考試、編制單位考試、司法、教資、會計等各行各業的考試人數也逐年遞增。

  面對如此龐大的群體,然而公共自由學習場地卻十分有限。我國平均每43.9萬人共用一座圖書館,公共自習空間并不能滿足社會需求。

  有的小伙伴可能會說不是可以在宿舍、圖書館、家里學習嗎?

  雖然是這樣的,但是很多情況下還是有一部分人會不滿意圖書館每天排隊,而且家里和宿舍學習又有人打擾,甚至有的人會覺得在家、在宿舍學習效率低等等情況。

  一線城市愛學習的年輕人無處可去,這是真實現象。

圖片

  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也都期盼能有一個固定的、環境安靜、服務周到的場所來安心自習,已經步入職場的人對這樣的需求尤其強烈。

  而付費自習室完成了現象與需求之間的轉換,越來越多一線90后具備自主學習的動力,也愿意為學習資源付諸金錢。

  于是,公共資源供給的不足和對學習環境的要求催生了中國付費自習室的發展。

 

  付費自習室的盈利模式

  許多想開自習室的小伙伴可能不清楚開自習室靠什么盈利,小雪來給大家簡單說下:

  一、座位收費

  座位收費是付費自習室最主流的商業模式,和網吧類似,根據人數和時長付費。

  客戶首次體驗可先購買體驗券,然后根據單次需求到店消費。這種營收模式下,上座率越高,營收越好,因此很多商戶也推出了低價的體驗券來吸引顧客。

  二、會員服務

  一般自習室都會推出會員卡。例如小時卡、日卡、月卡、季卡的形式收取服務費,收費模式像極了街頭巷尾的健身房推銷。

  不同付費自習室的收費略有差別,但基本都是每天50元到100元左右,周卡、季卡、年卡則是幾百到幾千不等。

  此外,還有專門的小時卡和工作日晚間卡等不同的產品供用戶選擇。在營業時間上,一般的付費自習室從早晨8點到晚上11點,但最近也有越來越多的商家推出了通宵自習室的服務。

  在深圳,付費自習室起步價9元/時,買30天成為會員還可以享受39元一天的會員價。

圖片

  三、附加服務

  很多自習室還會搞點飲品來收費,例如咖啡、茶、奶茶這類年輕人比較喜歡的東西,再加上有些賣小零食,供大家餓的時候補充能量,最后就是學習用品,紙啊,筆啊,充電線,復印等也能給自習室帶來一筆額外收入。

  山西一家自習室不但提供學習場地,甚至還提供膠囊床,休息區里還有洗衣房和淋浴室,能夠滿足學習和生活需要,而且時間可以靈活安排,比一個月起租的公寓選擇更多。

  四、引流合作

  另外,現在考研機構之間競爭激烈,在考研自習室這種精準客戶密集區,考研課程推廣和咨詢所產生的廣告收費,也是盈利的重要來源。

  與優質的商家互相合作,介紹顧客的時候順便給一點傭金,如果成功付費,還會在給一定的傭金形式來提高自習室營業額。

  上海的某家韓式自習室,來學習的大多是正在學習韓語,或預備留學韓國的同學。除了常規的開放室和小黑屋外就還提供韓語課程和留學咨詢來增加利潤點。

 

  90后女生開付費自習室

  生意火爆

  90后女生梁展瑜就開了一家付費自習室,作為土生土長的東莞人,梁展瑜畢業后先在北京工作了兩年。期間她由于要應付一些考試,所以經常去北京的自習室,因此喜歡上里面的氛圍。

  后來,想回到東莞,期間又要準備CFA(特許金融分析師)考試,索性就自己開一家自習室。

  談到開辦自習室的初衷,梁展瑜開玩笑地說:“就是想有人陪我一起復習。”

  為了追求更加安靜的環境,她把200平的付費自習室隔離成不同的區域,自習室總共有50個自習座位,分為3個檔次:普通區、舒適區、二樓的VIP區。

  模式都是一人一座的格子間,座位上有電源插座、有讀寫的臺燈、有半封閉的隔檔、有放置書和物品的架子,基本能滿足一個學習者對空間使用的所有需求。

圖片

  在她那里,客戶可以自行選擇需要的區域,收費按小時計算,空間越私密,價格就越高。

  收費標準是這樣的:新客享受1次10元4小時的體驗價,正常價格是每小時6元、8元、10元,每天30元、40元、50元這樣。

  開業至今不到兩個月,已經吸引了幾十個客戶前來辦理會員卡,平均上座率在百分之七八十,算是不錯的經營狀況。

  客戶也可以提前通過微信、電話等方式預約,客服會相應地安排座位。

  在此學習的大多為職場年輕人,工作日的傍晚至晚上10點以及休息日的上午10點之后直至關門都是使用人數較多的時間。

  一個人一天呆上十多個小時的情況并不在少數,以至于節假日期間有出現無位可坐的情況。

  不止如此,梁展瑜的自習室已經迎來了一些媒體的采訪,還有不少網紅博主自發前來打卡。她坦言自己從未花錢去推廣,認為這與點評類平臺上許多顧客充當起“自來水”分不開。

圖片

  除了有顧客自發的好評作為支撐之外,梁展瑜的經營模式還體現在人情味三字。

  梁展瑜會與每位前來這里的客人都建立起友誼。只要有客人離開,梁展瑜總會與其聊上幾句。

  有時叮囑對方穿好衣服別著涼,有時則聊起關于健身的話題,看上去自習室就像是梁展瑜的家,而客人們則是來拜訪的朋友。

  梁展瑜說,“她的顧客有來自中國政法大學、西南政法大學、美國澳洲留學的學生,還有的備考顧客,有考二級建造師、法考、CPA,還有公務員、專升本等等。”

  為了方便他們,她還建了許多群。其中有兩個比較大的群體,一個是公務員一個是專升本。

圖片

  由于梁展瑜的客人學歷大都較高,所以她不需要做太多的管理工作,可以實現無人化管理,不耽誤自己的本職工作,甚至有些時候連清潔工作都能免了。

  據她介紹,自習室是24小時自助打卡,只要辦了卡就能通過打卡進來。很多顧客早上8點多就過來學習,甚至凌晨3點還有人在上網課。

  有一個紀錄片,名字是《昏暗格子間里的進擊人生》,片子講的就是自習室里的故事。

  鏡頭里的受訪者,都是自習室的?,上班族占顧客人數的九成。

  看來,這波付費自習室熱潮,來得比我們想象中的更快。

圖片

  目前并沒有相關付費自習室市場調研數據或消費者報告,但從90后曾對知識付費的熱衷程度來看,只要付費自習室的收費合理,市場需求那是相當地旺盛。

  在2019年,北京的付費自習室就曾于半年內,從30家瘋漲到了150多家,仍供不應求。

  也許在普通人看來,付費去自習室是個浪費的行為。但可以肯定的是,付費自習室的模式是符合城市年輕人硬需求的,更是城市勤奮青年提出的集體訴求。

  畢竟自律無價,高效無價,知識更無價。這放在任何時代,都不過時。

 

  寫在最后

  根據美團平臺大數據預測,到2021年,全國付費自習室的數量預計達到10000家。

  現在的收費自習室主要分布在一二線城市,平均每個城市的數量大概在20家左右,還屬于藍海市場,大家都處于開荒探索階段。

  國內市場并沒有出現現象級的“付費自習室”,而且資本還未大量涌入,還處在小打小鬧的雛形狀態,此時開辦一個付費自習室未嘗不是一門好生意。

  不僅市場廣闊,自習室的創業門檻也非常低,對于場地空間的限制不高。你在寫字樓或者居民樓租一個場地,擺一些桌椅、臺燈,再提供一些咖啡、茶水,就可以開自習室了,而且疫情之后租金更便宜一些。

  這樣看來它的主要成本來自場地租賃和桌椅、茶水等基礎設備,幾乎沒有技術門檻,可在全國迅速復制。所以說一間安靜的自習室,其實很容易做到。

  付費自習室可能不是下一個大的創業風口,但我們可以把它看成是一個小而美的創業項目。類似自助式小型健身房一樣,配合著會員模式發展,一年賺到20-30w問題不大。

延伸 · 閱讀